全国党建网站联盟

沙坡头区党建网
当前位置: 主页 > > 党史纵横 > >

纪念沂蒙英烈

时间:2019-08-01 08:22来源:党建网 作者:朱卫军 点击:

渊子崖的英雄群雕

  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村庄,一群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农民,却演绎出一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壮举!

  多少个春夏秋冬世纪轮回,人们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纵有世事纷争朝代变迁,却也过着虽不富足但却相对安宁的日子。但平静的生活在1941年12月20日这一天被打破。

  天虽寒烈,太阳却依然徐徐升起。虽为抗日战争的低潮期,但这一时期,无大规模战事。恰冬闲季节,这个抗日模范村的人们,依旧走出家门,陆陆续续去往几里外的镇上赶集。

  令渊子涯村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,数百日伪军正气势汹汹地朝村里袭来。当人们发现的时候,敌人已兵临城下。

  当日寇如狼一般想吞噬撕裂这个村庄和村民的时候,沂蒙人忍耐的极限崩断了,沂蒙人的民族大义化作一股无形的力量,所有对敌人的愤怒仇恨都集中到了那些猎枪大刀长矛甚至铁锨?头上。

  300多农民自发地上演了一场力量悬殊的壮举,300多农民就这样筑起了一堵铁壁铜墙。还有那为数不多前来支援的区小队,在渊子崖展示出中华民族的浩荡魂魄,一个又一个倒下了,一个又一个冲上去。

  那一刻他们知道了什么叫肉搏。

  那一刻他们抛开了什么是生死。

  那一刻他们诠释了什么是血性。

  那一刻他们渲染着一种有力度的民族精神,演绎着一曲保家卫国的千古绝唱!

  硝烟散去的时候,这里呈现出一幅目不忍睹的惨烈——147名烈士倒在那里,而又立在那里,似一面炽热的英雄群雕。也许这只是抗日战争中祖国大地上的一个缩影。

  “抗日第一村”这个响亮的名号,就这样铭刻在1941年12月20日的那一刻。

 

陈若克

  始终萦绕在脑海的,是你那双美丽却又充满愤怒和轻蔑的眼睛,还有你那个仅仅在这个世界上活了19天的宝贝女儿。这个画面,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……

  也许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只知道母亲的怀中是温暖的,母亲的乳汁是甘甜的,母亲的微笑是美丽的。此刻,你没有眼泪。有的只是对怀中孩子的爱怜,有的只是对敌人的仇恨与蔑视。

  你本是一个大家闺秀,本可以享受着富足舒适安逸的生活。列强的铁蹄践踏祖国,点燃了你那颗炽热的爱国心,你毅然奔向了保家卫国的战场。中共山东分局妇委会委员和山东省妇女联合会执行常委的职务,在你看来,它是一种责任、一种担当,一种统领民众抗日的号角与旗帜。

  你还有一个家庭身份,那就是中共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同志的爱人。那时你即将做妈妈了,本来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,但你却挺着肚子深陷囹圄。被捕三天后,你生下了可爱的女儿,看着怀中的宝贝你幸福无比,看着那张笑脸你泪流满面,你深深知道穷凶极恶的日寇,不会给你和女儿留下多少时间。

  如果你想活着,其实简单至极:只要你说出敌人想要的。但你知道,你不会怎么做。当敌人从你那里得不到任何想要的东西,罪恶的刺刀刺向了你,还有你那个幼小的孩子......

  那年你仅仅22岁,女儿只有19天。

  那一刻你倒下了,倒下的只是肉体。

  那一刻你始终站着,站着的是灵魂。站成一种美丽,站成一种不屈的风骨。

  1941年11月26日,那一天天气很冷。

  那一天,我们永远怀念。

 

汉斯.希伯

  按说中国的抗战与你这个波兰人或者说是德国人毫无关联。按说你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国度里享受幸福安宁的生活。可你这个记者偏偏就是个不安分的人。

  也许是中国五千年灿烂的文明吸引着你,也许是华夏迷人的风光迷倒了你。1925年,你千里迢迢来到中国,用你那支刚劲的笔书写中华,让你的祖国乃至世界人民认识了一个不熟悉的东方国度。

  七年后,你又来了。这一呆就是十年,从1932年到1941年,作为一个外国人,见证了中国的抗战,尤其是中国共产党的抗战。挥舞刀枪不是你的特长,但比真枪实弹更有力的是你手中的那支笔,从你的笔尖流出了一篇篇美文一篇篇檄文。

  1941年冬的沂蒙很冷,而比天更冷的是日寇五万人铁壁合围的扫荡。

  那个冬天,风光绮丽的大青山在你的笔下已不再是风景。你与英勇的八路军和沂蒙人开始突围。突围中按首长的安排你完全可以先走,但你执意留下了。

  这一留,永远地留下了。在即将迎来1942年的那一天,你倒下了,倒在大青山的怀里,倒在了沂蒙人民的怀里。

  蒙山沂水母亲般地怀抱着你,呼喊着你:你这个“外国八路”,你这个固执的“外国八路”啊!

 

辛锐

  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,你用视死如归的决心把最美丽的青春永远定格!

  那一年,你只有23岁。那一年,你永远属于沂蒙。

  作为这个银行家的女儿,本可以过着衣食无忧、舒适安逸的生活。况且,你才华横溢,不仅能歌善舞、编演俱佳,还善绘画、工木刻。在二八清纯的那年,你在济南举办过美术展,受到美术界的广泛赞誉。如果没有倭寇的入侵,祖国的深难,你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歌唱家、舞蹈家或者画家。

  日寇对祖国的蹂躏践踏激起了你的愤怒。抗战爆发的翌年,仅仅20岁的你,还没有上完学,就随同样流着卫国热血的父亲及妹妹来到沂蒙,投入到抗日的烈火中。

  那一年,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了党的人。而后,你先后任中共山东分局秘书、山东省妇联秘书、“姊妹剧团”的团长。

  1940年,你认识并深深爱上了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(省政府前身)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,共同的理想与志向使你们走到了一起,你们享受到了甜蜜的爱情。第二年3月,你们结婚了。可第三天,却各自奔赴前线。

  1941年冬,日伪军5万余人对沂蒙进行了残酷的“大扫荡”,八路军115师、中共山东分局机关及抗大一分校学员,不得不四处转移。11月30日,你和你的爱人还在费县大古村相遇,只是打了个招呼,便匆匆而去。然而,第二天,你的爱人就壮烈牺牲。而你直到自己牺牲都不知道他已先你而去。

  1941年深冬的那一天,你受伤了,腹部中弹,两个膝盖骨被打穿。在养伤的日子里,日伪军扫荡,为掩护战友,在最后的关头,你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后,一颗罪恶的子弹射中了你的胸膛……

  沂蒙人埋葬了你和你的夫君。一对革命伴侣,为了中国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和民族存亡,合唱了一曲悲壮的战歌。你们的英灵,永远留在了大青山。

 

刘一梦

  我在中国红色革命史上寻找你的英名。我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寻觅你的足迹。

  记住了那个悲惨又悲壮的日子:1931年4月5日!这一天,包括时任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的你和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、刘谦初、省委执行委员兼秘书长也是你四叔刘晓浦在内的22名共产党员,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英勇就义。

 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济南“四.五”惨案!

  共产党成立之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,在上海大学就读的四叔和你受到陈望道、邓中夏、瞿秋白等共产党人的教诲和影响,积极参加社会活动,并肩开始了你们的革命生涯,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之后,你们利用假期回乡之机,把革命的火种带到了沂蒙。

  1928年秋,在山东省委遭到破坏、党的工作陷入低潮之际,你被党派到山东,任团省委书记,在济南、青岛等地从事革命宣传工作。你还在《济南日报》开办《晓风》星期副刊,用你犀利的笔,写了大量革命文章宣传党的主张。

  可是,短短几个月后的1929年4月,你因叛徒出卖而被捕。之后,党和你的家人都想方设法营救,但都没有成功。在狱中,敌人用尽各种手段,但你们坚贞不屈,没有向敌人透露丝毫我党的秘密。

  枪声响了。22名共产党员站立成一面英雄之墙!那一年,你26岁。垛庄,掩埋着你们叔侄俩的英灵。那里,始终飘扬着英雄的旗帜!


(责任编辑:信息员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