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党建网站联盟

沙坡头区党建网
当前位置: 主页 > > 他山之石 > >

重庆渝北区注重发挥农村党组织作用,做宣讲、抓项目、用人才

时间:2021-03-31 08:28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编辑:信息员 点击:112

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农村要发展,农民要致富,关键靠支部。近年来,一系列推动乡村振兴的好政策出台,如何原原本本把政策落实好,考验着基层党组织的工作。

  重庆市渝北区农村党组织通过做好动员宣讲、抓好项目落地、用好优秀人才,让好政策落到实处、惠及村民。

  两间房,墙有缝,顶漏光。一间自住,一间养殖,这是村民辜美田住了半辈子的家。“现在有改造政策,修新房补助3.5万元。”张禹梅第五次来,口水说干,还是没劝动固执的老辜。

  “以前村里穷,给乡亲们办点什么事,难。现在好政策多,但要落实好,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。”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沙湾村党总支书记张禹梅说。

  近年来,推动乡村振兴的各项政策陆续出台,要让好政策落实到基层、落实到每家每户,作为村里的“当家人”,“张禹梅”们面临着新的考验。

  好举措要推得动 

  “让大家看到前景,我就不信有人不动心” 

  “300亩山坡地改造成高标准农田,农户和村里不出一分钱。这样的好事儿,为啥还有疑虑?”黄志是重庆市渝北区大盛镇青龙村党总支书记,刚一上任,就碰了钉子。

  “以前田坎往一边稍微偏一点,两家人都不乐意。你现在空口一句话,就要把田坎都平了,大家肯定有想法。”有人好心劝他放弃。黄志反而找到了突破口:“找个样板,让大家看到前景,我就不信有人不动心。”

  租辆大巴开进村,把党员和村民代表载到了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。

  看看人家村里,果树林立。拉人一问,“一年分红四五千,务工收入都有两三万。”再想想自己村里未利用的土地,青龙村的村民回村后,在自家铺上睡不着了。

  这时候,黄志又做了一次动员,“咱们按村民小组来,哪个小组第一个全部按下手印,改造就从哪个小组搞起。”

  一次参观、一次动员,青龙村的村民们动心了。“争先恐后,5个村民小组全部同意。”黄志说,1000多亩土地经过区农委同意后全部纳入改造,加上田坎边坡,村里一下子改造出2350多亩高标准农田。

  “乌牛村最初试点推进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‘三变’改革时,有些村民不敢参加。”乌牛村党总支书记阙兴国说,“用‘业绩’说话,让村民服气,这是‘当家人’的底气。”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今天的乌牛村,已经没有一块土地浪费了,都种上了经济作物。阙兴国说,“树上结了果,村民拿到钱,现在对产业很上心嘞。”村里曾经最贫困的段成芳前几天告诉阙兴国,“家里又没钱了。”为啥?阙兴国心里一紧。段成芳咧着嘴直笑:“我们在城里买了套房子。”

  好项目要办得成 

  “村里不是没有钱,但每一笔都得精打细算” 

  去年,乌牛村又迎来了好政策。“土地都种上了,还能咋增收呢?我们想着盖个加工厂,加工果干菜干。打听过,这块行情不错嘞。”阙兴国说,平整场地财政补助100多万元,建车间、买设备都有补助。

  谁成想,定好的场地上有4根线缆得移走。阙兴国找通信公司商量,对方报价有些高,村里犯了难。正好渝北区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王小渝来村里调研,阙兴国赶紧请王部长帮忙“砍价”。

  “开了多次协调会,通信公司最终同意只收个材料成本价。”阙兴国乐了, “村里不是没有钱,但每一笔都得精打细算。”

  统景镇印盒村,在渝北乃至重庆都算名村了。“以前有名,是因为穷。穷到媳妇儿都娶不上。现在有名,是全村把李子树种成了‘发财树’。”村党总支书记周恒举说,对印盒村来说,农业科技政策是真正的香饽饽。

  12年来,几乎每年都有农业专家到印盒村指导种植。“都是靠科技特派员、农技专家下村这样的政策联系的。不然这么多大专家,我们村里怎么请得起呢?”周恒举说,靠着农业科技政策和科技专家,印盒村的水果常年畅销。

  “百村百态,各有所需。有的缺交通,有的缺产业,有的缺能人,有的缺技术。”渝北区委书记唐川说,“要将推进乡村振兴的政策和支持农民增收的政策有效对接,村里党组织很关键。当村级组织力不能及的时候,我们就要提供必要的支持和保障。”

  据介绍,渝北建立全覆盖轮训机制,确保每名村干部每年至少参训一次,系统学习与农业农村相关的政策措施,提升推进乡村振兴的能力素质。同时,渝北区深入开展“兴调研、转作风、促落实”行动,区里的领导干部深入基层一线,在田间地头、农家院坝,与村干部和村民面对面交流,看政策是否落实到位。

  好人才要留得住 

  “在村里干事业,比做生意有滋有味有干头” 

  2020年,渝北区公开招聘100余名社区干部,4000多人报名参加考试。而在重庆很多村子,找一个年轻的村干部后备人选都挺困难。“政策有了,但落实政策的人,真的不好找。”渝北区某村村支书说。

  “其实,区里调研发现,愿意回村工作、回报家乡的‘能人’有一些,关键得靠事业引人、产业留人。”唐川说,“近年来,我们全面推进乡村振兴,人往基层去、钱往基层投,促进农业产业结构优化、优秀人才回流。”

  对回流的优秀人才,渝北区以镇街为单位,从农村致富带头人、外出复工经商人士、退役军人中确定后备人才383人。同时,当地建立村(社区)党组织书记备案管理制度,依纪依规调整一批干部:有前科劣迹的,下;思想僵化能力不足的,下;不愿担当工作散漫的,下。不久,一大批后备人才走上了干事创业的岗位。

  “不想看着老家受穷,一直想做点事。”渝北区木耳镇金刚村党总支书记石元说,以前给学校捐过钱,也赞助过修路,自己钱不少花,但家乡面貌变化不大。村里最缺啥?石元发现,近年来,各项政策都很好,但村里抓好落实的人,还真是不多。石元决定回村去,扑下身子干实事,金刚村慢慢变了模样。“村里有了宽敞的硬化路,破旧的房子院坝都翻了新。去年村里合作社纯利润203万元,正在筹备分红呢。”石元说, “在村里干事业,比做生意有滋有味有干头。”

  此外,渝北区出台乡村振兴人才培育办法,划分4大类近30种人才类型,最高给予100万元项目资助,60万元人才补贴。目前已评选出25名人才,兑现奖励272万元。此外,渝北区每年根据人均可支配收入、工作年限等稳步提高待遇补贴,让基层干部更有干劲。

  张禹梅也是渝北区乡村振兴人才培育政策的受益者。“我文凭不高、学问不多。就是想方设法把好政策落实好,让村民们真正受益。”张禹梅说。辜美田房屋待修,她六次上门劝说,对方才同意搬迁。张禹梅说,现在辜美田一家人住进新房子,种了一片果树、养了100多只鸡,去年光蜂蜜就卖了8000多块钱。辜美田说,“如果早搬出来,就能早享受好政策的红利了。”

(责任编辑:信息员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